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4-06-28
导语:“假如你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交界闲逛,可以顺便拍几张照片传上去,让博客兄弟们帮你辨认一下那个大胡子是不是拉登;假如你在晚饭后在马路上闲逛消食,看见一朵红云从西天飘然而来,也能马上记录下来立即传上你的博客主页,同时打电话请天文学家去辨认一下是不是UFO”,一位移动博客写道。

已经没有人怀疑博客的力量了,自从去年木子美无意中的宣传,博客这个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但是当我们每天仍然在家中更新博客的时候,西半球的博客们已经开始到处打游击了。被思想界称为硬脖子犹太人的霍华德。莱因戈德始终是虚拟研究的异类,但是他却歪打误撞的给移动博客们指明了未来。在莱因戈德那本《聪明暴民:下一代社会革命》被书评界追捧之前,每天守在家中更新自己博客日记的人们发现,莱因戈德书中所说的聪明暴民正是自己。在莱因戈德看来,目前的独立记者并不比整整一大群业余创作者重要,而手机会替代电脑成为未来博客工具,或许不会再像现在的媒体那样,由一帮小心翼翼的编辑,小心翼翼地制作着一部部小心翼翼的出版物。

实际上所谓的聪明暴民,正是指移动的博客。与传统的博客相比,移动博客们最的特点就是随时性,根本不用像老派博客们那样准时准点的活动,可拍照手机的出现一下子令移动博客们有了文字书写以外的优势。有据可查的移动博客第一人叫斯图亚特,他是一位派驻日本横滨的英国软件工程师,这位老哥买了部拍照手机就上路了,几乎是走到哪就拍到哪,然后以手机电子邮件的形势发到自己的博客上。越来越多的传统博客不能满足于用文字书写网络日志了,而图片的直观与便捷性正好赶上了2003年可拍照手机的狂潮。

《商业2.0》杂志用“在路上的博客们”来形容移动化的博客运动。而专栏作家贾斯汀。豪尔则形容道:“传统博客更像知识和个人感受的图书管理员,而移动博客则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人人都是狗仔队,我们能随时记录下每一瞬间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和想到的。”伊藤穰一投资six apart公司来支持移动博客事业,并喊出“走到哪拍到哪,然后写上简短的说明,随时传上网”的口号。而对于众多移动通讯服务提供者来说,移动博客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商业馅饼。手机的彩信技术不单单在国内受到冷落,在全球大多数地方彩信都没能成为手机的杀手级应用。而在移动博客出现以前,又有那么多的人对可拍照手机置若罔闻。目前国内已经冒出了美通无线试图将移动博客、开拍照手机与国内的短信组合起来,试图走出有中国特色的移动博客,不同于T-Moblie为移动博客提供的HipTop服务,美通更希望依靠彩信来传输照片,一场非文字性移动博客正在酝酿之中。对此美通的王维嘉解释说:“国内还没有Wi-Fi热点林立,况且利用手机的短信息来进行移动博客的图片世界更现实。”

而斯格特。罗斯贝格则认为在手机上打字太慢了,移动博客的未来更适合向声音发展,声音和图像将随时记录我们的感受。这俨然又回到了威廉。吉伯森1984年那部著名的《神经浪漫者》所构想的世界,放弃肉体进入赛博空间的纯感应体验。美国曾经有研究者尝试过记录一切的技术试验,也就是给眼镜装上摄像头,身上插上各种传感器,通过外部物理的方法来实现威廉。吉伯森所设想的。王维嘉甚至称移动博客为石器时代的神经浪漫者。而博客们不论采用移动化的手机装备,还是用数码相机来定时定点更新,博客图片化的趋向已经在所难免。

实际上移动博客更适合数码自拍的一代,而那些总试图捍卫隐私权的保守主义者们总下意识的把移动博客与偷拍联系起来。人人都是狗仔队几乎成为了移动博客的写真,而在移动博客界也流行着这样一则笑话:“当你拿手机在偷拍时,被偷拍的人正在拍你,别人的裸照装饰了你的手机,你偷拍时的样子成了呈堂证据。”

2004-06-24
20年的时间做了993次兼并、市值从130亿美元膨胀到5600亿美元。这就是杰克·韦尔奇被董事会和职业经理人体制熏陶70余年后的美国经济界奉若神明的根本原因。你根本在《商业周刊》和《福布斯》这类媒体中找不到杰克·韦尔奇的任何负面评论,也很难在华尔街的媒体看到对杰克·韦尔奇的微词。如果论规模杰克·韦尔奇服务的通用电气公司跟蓝色巨人IBM一个级别,论历史沧桑感与洛克菲勒家族企业并肩,论对20世纪生活的影响又不输于3M这样的实用派。

我们可以在威廉·曼彻斯特那篇描写1932年《最惨的一年》中看到通用电气的大瀑布收音机,无数的失业者早上起来就坐在它前面,我们也可以在60年代的老好莱坞电影中找到通用电气当年时髦的黑白电视机,还可以在波音开创的民用航空飞行史中发现通用电气设计的发动机心脏。而“GE带来美好生活”这句口号相比杜邦60年代的那句“化学创造美好生活的一切”要难解释的多,因为化学创造美好生活的一切已经成为60年代的整天吃迷幻药的年轻人们嫁接过来搪塞父母的口头禅。而对中国普通人提及GE或者称呼通用电气,更多的人想到汽车。毕竟通用电气始终在干生产造机器的机器和看不到的产品的产品。而不是3M的“不仅仅是发明,我们仍在创新”或者IBM的“我们无处不在”。

曾经有股评人在1996年通用电气股票大涨时评论杰克·韦尔奇只是赶上了好时机,继承了爱迪生创立的基础,赶上了20世纪40年代开始的电子革命,又在80年代巧妙的涉足众多新技术领域。而在2002年安然财务问题后,首席执行官和职业经理人们一夜之间成为了千古罪人,即便已经退休的杰克·韦尔奇也没能逃过群众对他退休待遇的疑问,以至于有专栏作家将杰克·韦尔奇晚节不保看过美国的59岁现象。“每个时代都需要偶像”,《纽约时报》书评版如此评论杰克·韦尔奇的自传。自从2002年安然案之后,老一代的商业偶像几乎都潜移默化的受到影响,从企业家中保留偶像,就成为了美国媒体指导下的全球化行动,毕竟当红的Google老板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只是技术界的商业新兴,保守的华尔街需要老成持重的形象。

香港经济学者郎咸平更喜欢充当杰克·韦尔奇的反对者,杰克·韦尔奇的神化在他看来不过是为通用电气吹泡沫的能力高超罢了。实际上这种反权威的情绪已经在杰克·韦尔奇来华前小范围弥漫。而时间是最容易打破所谓大师神话的。我们可以在若干企业和管理明星上看到前车之鉴,迪斯尼的迈克尔·埃斯纳,帕玛拉特的克里萨多·坦济,菲亚特的弗莱克斯,英国杀虫剂大王克莱夫·汤普森爵士都没有经历时间的考验。相比来说把杰克·韦尔奇与投资大亨沃伦·巴菲特和看管美国钱袋的格林斯潘并列入时代性的经济不倒翁并不过分,在这个知名企业家与管理学大师泛滥的年代,让穿戴领子的衣服的人记住就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尽管已经有人出版了《张瑞敏如是说》,也以他为原型拍摄了主流电影《首席执行官》,但是在杰克·韦尔奇面前,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需要。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2002年营销大师菲利普·科特勒的中国巡游,以及当时集体性的对于麦肯锡方法的致敬。实际上这两年我们并不缺少全球大企业家和知名思想巨擎的关注,从日产的巴西籍总裁卡洛斯·戈恩到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从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素帕猜到美林国际董事长伟凯文。我们完全可以把中央经济频道的《对话》节目作为一个本地化的标尺,用一群小白领和他们渴望模仿的商业成功者来愉悦观众。实际上国际财经专业媒体巨头布伦伯格也有一个类似的节目,不同于国内同类节目对企业的追捧与免费上镜,布伦伯格更看重真金白银,就算沃尔沃总裁想吐露一些心声也不是免费的。

2004-06-23

导语:还记得2002年底那场Wi-Fi热潮吗,曾经很多人希望培养它成为未来的4G接班人,而现在又一个4G替补选手冒了出来。

让3G胎死腹中已经成为了为数众多的公司CEO退休前的豪言,也同时是众多实验室中技术开发者的目标。实际上自从2002年英特尔牵头发起的Wi-Fi,被视作4G的可能之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铁了心要跟电信和通讯运营商们对抗到底了。诺基亚和爱立信牵头的通讯阵营与微软和英特尔代表的IT一派早已经开始了各自的暗渡陈仓,在通讯大亨们看来,在无线电话网络上一小步一小步推进3G,而不是涉足4G,才是商业和技术的平衡。

“请不要迷信3G”,这是《商业2.0》杂志的一句评论,手机之父马丁·库珀也抱有同样的意见,甚至在2001年来华访问时,在清华的演讲台上就给3G大泼冷水。在他看来3G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不管从技术上还是市场上都远未成熟,现有的3G系统不过是2G的一个改进版本,从根本上来讲仍是一个语音系统,眼下的3G只是一个被吹嘘和夸大的肥皂泡。而3年后,当过气的未来学者尼葛洛庞帝面对中国媒体抛给他的镜头说道:“3G技术已经全球化的胎死腹中,没上马3G的国家应该跳跃过去,直接进入到4G”。

对于3G的不信任情绪似乎越来越浓重,马丁·库珀和尼葛洛庞帝的论调都不再是偶然事件。“越多的人使用Wi-Fi等无线网络,他就可能越少使用传统的手机网络进行沟通”, Yankee分析师在未来通讯方面号称老谋深算,他们甚至用经济模型和数学推理的方法来预测4G的可行性。《商业2.0》写道:“互联网上拥有一切,不仅仅能满足所有人的沟通需要,还能找到娱乐和消费的乐子,而3G则是徒手虚名”。这种话恰恰是英特尔想说却不好意思说的,在Wi-Fi热点随着迅驰笔记本的遍布,以及中国WAPI和韩国WIPI事件之后,英特尔又把自己的技术从Wi-Fi提升到了WiMAX上。

WiMAX技术不仅仅将信号半径提升到50公里,也将无线数据传输速度提高到70Mbps/秒。这也就是说WiMAX发射器的覆盖面积比3G大了10倍,速度快30倍。而WiMAX的频谱波段有是免费的,一下子比3G节省了数百亿美元的牌照费用。手机阵营中的诺基亚也对WiMax若即若离,5月份还与105个成员的WiMax论坛闹得不可开交,6月17日却重新加入该组织。《金融时报》对此的评论一针见血:“诺基亚对WiMax又爱又恨,爱WiMax的技术优势,恨WiMax的商业潜力。”

WiMAX以外,美国的Nextel和英国的沃达丰也在闭门造车的试图越过3G。他们发明的Flash-OFDM技术是3G速度的10倍,3G成本的一半。正是面对越来越多越过3G直通4G的技术,英国电信、法国电信与Qwest国际通信等电信阵营的铁杆支持者也开始动摇了,《福布斯》也跟风一般将WiMax列为未来最重要的十大技术之一。美国《光谱》杂志甚至提出了跨越3G时代的构想,将其转译为“4G大跃进”也并不为过。“3G,大器难成”、“谁是3G绊脚石”已经成为了主流,不仅仅北美技术企业和技术学者发出了4G跃进论,国内也越来越多的听到怀疑3G的呼声。北京邮电大学阚凯力几乎成为了国内跨越3G的理论发言人,他没有马丁·库珀的那种技术情绪,阚更试图用成本投入的问题来直接反对3G。“3G已经彻底的价值链倒置,正常的产业链条是从消费者到运营商,从运营商再到技术设备提供商。而3G是通讯企业和电信运营商们愣要塞给消费者的。”

实际上跨越性的思想并不仅仅是技术界的痴语,文化和艺术界的越代性并不少见。麻省理工大学的考文思教授被《红鲱鱼》杂志称呼为技术界的哲学思想者,他在文章中说道:“唯物主义者们经年累月的在试图让社会跨越式发展,而技术开发者则在实验室试图创造跳跃,如果让尤他州的清教徒或者梵蒂冈的大人们看看加利福尼亚的众多实验室,他们非得惊呼世界即将爆炸。”而跳跃到4G也在面临同样的问题,资本牵制的商业利益和愈演愈烈的数字鸿沟成为了摆在4G面前的清教徒和梵蒂冈。《商业2.0》对于需不需要4G大跃进显得非常冷静,在他们看来不论电信阵营还是IT阵营都早已经心知肚明,3G全球已经砸进去了数万亿美元,如何收拾好目前3G的烂摊子才是难题,《商业2.0》最后写道:“如果4G能挽救目前3G深入泥潭的状况,我们未尝不可给4G一个提前的机会,但是主流商业资本从来都是一群保守主义者。”

2004-06-15
当1894年12月11日世界第一次汽车展览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产业宫举办时,《泰晤士报》用嘲讽的口吻写道:“早在1851年伦敦开创了世界博览会 ,汽车这种新技术不过是世界博览会中的一种新展品,没必要专门开一次展览,一个发动机、两个座位和四个轮子的标准组合有什么好展示的呢。”但是当百余年后的北京汽车展,在6月成为一个新兴汽车国家的焦点的时候,不会再有人怀疑专门为汽车办展览的必要性。实际上北京汽车展充其量也就算是一个二流车展,不论规模和水平都无法与法兰克福、底特律、巴黎、日内瓦、东京这世界五大汽车展相提并论。

当下的车展却与80年前的纽约国际汽车展有些相像,20年代纽约的绅士淑女们都渴望能够拥有一辆自己的轿车,哪怕是一辆走群众路线的福特T型车。当时《生活》杂志在一辆亚斯特道吉老爷车的图片旁写道:“在这个新世纪刚刚混沌初开的20年代,农夫们已经离开了农场,因为工厂需要他们,所有人都感到生活有了希望,用汽车替代马匹成为了每个人的梦想,但我们仍处在混沌的年代。”实际上现在的中国人很大程度上正在重演80年前纽约的混沌年代,以及二战后的欧洲汽车市场景象,英国老牌汽车杂志《MOTOR TREND》的编辑米尔·沃顿就曾经在文章中谈到中国汽车市场,在他看来远东的汽车消费者不仅仅为世界汽车业带来了经济上的希望,更为汽车文化带来了新的气氛。如果参与过国际汽车展再来看北京车展,就会明白米尔·沃顿所谓的新气氛到底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当观众从看美女演变到看汽车本身的时候,才意味着真正的步入了围绕汽车的展览会。相比观众们更喜欢用数码相机来消费车展,这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的车展的一部分。

实际上北京车展已经悄悄挤到了国际汽车展全球第七的位置,而这次车展与以往的不同不仅仅显现在规模上。2005年降低进口车关税,汽油价格的持续走高,越发拥堵的交通状况,以及6月1日刚刚开始施行的《汽车产业政策》都成为场外的影响因素。所以更多的汽车专业人士将车展看作目前中国汽车纷繁复杂的动荡年代的一个插曲,于是有人写道:“每个试图用规律解释中国车市的人都会遇到难以克服的障碍,抱怨和争吵不能阻止奇迹的诞生,许多担心显得多余,也有许多设想变成泡影,面对一个混沌的格局,过程远比结果更引人入胜。”


极客不开汽油车

Google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被《商业周刊》杂志誉为极客的代表,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利用技术智慧和商业技巧当上了钻石王老五,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倡导有限度的富裕生活,而是他们在生活方式上始终保持有别于维真老板理查德·布兰森或者甲骨文老板拉里·艾里森那种优皮士。典型证据就是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不开卡迪莱克或者奔驰,而是选择不到2万美元的丰田Prius先驱者电动混合车。极客不开汽油车一夜之间成为了加州好莱坞和硅谷流行的口头禅,这股风潮直接影响2003年底特律车展,而现在也刮到了北京。

福特的Escape算是这次车展上最不引人注目的重头,毕竟红色的野马GT跑车更引人注目。但是福特Escape的发动机内燃烧氢电混合动力一下子将混合动力的概念向前又推进了一步。包括三菱的Eclipse Concept-E、丰田的Prius先驱者、现代燃料电气JM都参与到混合动力的尝试中。菲亚特似乎更现实主义,他们的帕里奥乙醇汽油混合版成为了当下这场汽车与能源矛盾最直接的解决方案。而马自达的RX-8跑车所拥有的氢转子发动机,让混合动力与转子发动机的超低能耗首次得到了结合的尝试。“不会再有人怀疑未来汽车如何提高动力与降低能耗了”,日本汽车专业媒体《RESPONSE》的记者三浦和也在车展现场与记者交流道:“半年前的东京车展上混合动力车还是新鲜的概念,而9个月后的北京车展却已经形成了潮流”。全球最大的财经报道组织布伦伯格也注意到这次车展上的混合动力热潮,他们更是将此问题与石油短缺联系在一起。这不由得令人想到丰田在北美推广Prius先驱者时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每个发动机都已一盏烧油灯,每一个排气口都是一座小烟囱,只有电池和氢动力能长远的改变这个问题”

而全球的电池第二号供应商比亚迪对于汽车的介入,一下子拉近了本土化电动车的可能,这从车展上比亚迪ET和EF3的锂离子电池车到Hybrid-S混合动力车都一览无余。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有一套水变油的理论,他告诉记者:“全球每一次石油危机之后,就是电动车热,热潮过去之后总是以失败告终。目前按照中国汽车进入家庭的趋势,解决能源问题刻不容缓,推动电动汽车的商业化普及,就可以把长江三峡的水变成我们所稀缺的油。”

每百公里消耗汽油一升,这并不是环保注意者逼迫下汽车厂商们言不由衷的许诺,因为欧盟已经将百公里一升油视作了2008年前的目标。就在北京车展前,全球1200位推进系统专家就聚集在维也纳研究如何降低油耗与二氧化碳的排放问题。丰田在欧洲负责推进系统开发的奇尔曼说道:“汽车商们营造的越野与运动跑车文化正在犯罪,因为对消费者来说,节省能源远不如驾驶的乐趣重要。”这从北京车展也能看到直接的影子,动辄3.0排量的SUV比比皆是,跑车和高档轿车成为了大马力与高档的代名词,除了一贯倡导小排量概念的铃木和菲亚特外几乎看不到小型车的影子。而就在北京车展外的马路上,桑塔纳、捷达、夏利这些80年代的老车型依旧有新车上路,南京菲亚特的副总孙勇在车展现场对记者说:“欧洲三号标准在2005年的实施毕竟改变汽车产业格局,并不是任何企业只要投资四五亿元就能上马汽车项目的,不论国际车型的本地化生产还是国内自主研发的车型,缺乏的并不仅仅是发动机或者整车技术,需要改变的是对于汽车消费浮躁状态的理性冷却。”


早熟的本土概念车热潮

谁也不会想到这次车展会出现那么多本土概念车,从长安的龙腾和长江鲟到奇瑞NEW CROSSOVER,从哈飞的赛豹到长城的哈弗CUV,无数个自主知识产权跃然展上,这与一年前的上海车展大相径庭。以至于路透社的记者在采访中不停的追问奇瑞总经理金弋波设计问题。对于何谓概念车虽然没有明确的名次解释,但是技术试验与设计探索的味道是肯定的,这再一次印证了一年前奇瑞QQ与通用SPARK知识产权官司时所引发的本土车技术突围论。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众多本土概念车,中国汽车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李京生却持不同观点,他说道:“中国汽车企业推出概念车为时尚早,概念车展现的不是实际的车,而是一种美学的、动力学的概念,既然本土汽车制造者在技术和理念上都存在差距,还不如把生产概念车的精力用在完善制造水平和可靠性上。”这种观点迎合了韩国汽车工业模式模仿者们的认可,在他们看来在汽车工业早期应该尽可能的把技术探索成本甩给国际企业,自己下力气走跟随策略更实际。

实际上关于三菱4G发动机曾经引发汽车界的一次小范围议论,面对频繁召回问题车的三菱已经经营窘迫,所以三菱以技术授权形式在国内提供了4G发动机技术,包括中华轿车、猎豹越野车、欧兰德、哈飞赛豹和若干皮卡版的SUV都在使用这款引擎。争议的焦点就在于如何看待4G引擎与本土汽车业的关系,固然这款引擎技术成熟,且排气量能够满足中型以上车辆的东西需要,但是过分的拿来主义直接妨碍的本土引擎的进展。奇瑞总经理金弋波对此向记者议论说:“国内真正有技术实力设计开发从引擎到车体的企业并不多,更多的企业满足于与国际汽车巨头建立合资企业来摘高利润的桃子,如此下去10年后这个市场依然是多国部队的天下。”


副文

对话乔治亚罗:宽敞与实用主义最符合现状

乔治亚罗这个名字在中国汽车消费者中越来越耳熟能详了,不仅仅是因为华晨的中华轿车、菲亚特的派力奥、通用的Spark这些国内已经上路的车型均出自他手,更是因为乔治亚罗参与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地化车型开发过程。本刊记者独家在车展上与乔治亚罗先生进行了专访。

三联生活周刊:您1968年创立意大利设计股份公司至今,您对乔治亚罗工作室出品的哪个设计最满意。

乔治亚罗:我对菲亚特的熊猫系列家庭车最满意,不仅仅是因为这款车为我们的设计工作室带来了上百个欧洲奖项,更是因为熊猫车让世界看到了意大利独特的家庭车思路。宽敞与实用主义永远会有最广阔的市场,低能耗、小巧靓丽的外形和多用途,这种思路恰恰最符合中国目前的家庭现状。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中国市场已经出现了跑车热潮,也有一些国内厂商开始设计跑车,您作为宝马跑车的设计者,如何看。

乔治亚罗:我为法拉利、阿尔发·罗米欧和宝马设计过跑车,实际上跑车与家庭车有着本质的不同,消费者开始认可跑车,也就意味着这块市场在走向成熟。跑车绝不仅仅等于速度,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而跑车和改装车文化的兴起,意味着汽车文明的鼎盛。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一位有40余年经验的汽车设计师,您如何评价中国本土的汽车研发热潮。

乔治亚罗:当90年代世界汽车巨头们开始实施生产平台混合策略,已经意味着大规模流水线生产上升了又一个台阶,所以除了几大汽车制造商外,我们只能够看到一些跑车和手工豪华车在特立独行。中国的同行不止一次的找到我们来交流和谈经验,我感觉他们并不缺技术,但是技术转化为产品却不是他们自己摸索就能够解决的。毕竟汽车制造是需要积累几十年经验的行业,不仅要有优良的设计师,还要有高素质的工人。

2004-06-09
导语:欧莱雅并购小护士、东芝开利合资美的、安海斯收购哈啤,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利用收购与合资公司的形势挤进中国市场,这无疑更令人绷紧了本就紧张的反垄断神经。

一份报告的引信

当5月中,国家工商总局那份《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的报告刚刚公开,所有人就都注意到其中柯达和微软的名字,一时间众多讨论声中,似乎这两家成为了酝酿已久的《反垄断法》的“试点对象”。

国家工商总局的这份报告被反垄断法的呼吁者们看作引信,伟创嘉律师行的黄达富就认为这份报告必将推动2005年反垄断立法,他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遭到了占有市场主导地位的企业,非公平商业竞争的威胁,但是却没有任何法规应对,《反不正当竞争法》面对WTO后的市场,已经无法保证市场的公平竞争状态了。”而民间对于反垄断立法的呼声由来已久,本届人大也已经许诺将在届内完成立法程序,但是面对市场竞争的现实情况,越来越多的人早已经按捺不住了。

实际上国家工商总局的这份报告蓄谋已久,国家工商总局一人士说:“之所以会对跨国公司的限制竞争行为进行调查,实在是因为这个问题越发突出,而在法律监管上又有很多空白点。”记者了解到,2003年初开始启动的这份报道以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处牵头,撰写的过程中邀请了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中国电子企业协会、中国通信工业协会、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等机构,并与联想、乐凯、微软等公司召开座谈会。当英国《金融时报》拿到这份报告时评论道:“这份报告预示外国投资者在购并时不得不考虑反垄断问题了,而报告的作用很有可能限制外资任意涌入,甚至将促成中国国内资本的并购风潮。”

另一条线上的盛杰民

正当媒体聚光在国家工商总局那份报告上的时候,北大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盛杰民的一份内部分析研究成为了反垄断热潮中另一条线上的热点。在2003年9月,盛杰民接受了一家国内软饮料包装企业的委托,对占有国内无菌软包装95%份额的瑞典利乐公司进行案例分析,直至今年5月,与国家工商总局那份《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前后脚,盛杰民拿出了他那份引起巨大争议的《警惕跨国公司在华限制性竞争行为》。

“这份研究报告的起因是国内商家提出的指控,瑞典利乐公司在中国无菌软包装市场上处于绝对市场地位,并且而这类软饮料40%的成本都来自包装上”,盛杰民向记者解释这对利乐进行调查研究的原因,“在研究分析中我们发现利乐公司在经营中存在不正当竞争以及不符合《价格法》的行为,例如捆绑销售自己的机器和制作材料,设置行业壁垒等。确实存在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而早在盛杰民之前的1997年,利乐就遭到了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的反垄断调查,尽管利乐两次上诉,但欧洲初审法院和欧洲法院仍然支持欧共体委员对其的反垄断制裁。拥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并不等同于垄断,而利用自己拥有市场支配地位进行限制竞争行为,被反垄断研究界视为垄断的直接证据。反垄断立法的鼓吹者之一李群说道:“在我们的《反垄断法》还没有出台之前,我们仅仅能将利乐视作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但是像利乐这样的涉嫌垄断的跨国公司并不在少数。”

正因为盛杰民的研究报告与国家工商总局的报告推出时间的遥相呼应,一下子令众多在华跨国公司紧张了起来。利乐多次派人与盛杰民沟通,而柯达不久前对国内最后的感光材料企业乐凯的合并,仍被为数不少的人视作跨国进一步蚕食本土企业的征兆,而微软在美国本土马拉松的反垄断诉讼,以及不久前其在欧洲的反垄断遭遇,令其更容易成为大众性的反垄断标靶。李群介绍说“目前国内市场众多领域存在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并不仅仅是国家工商总局报告中所提到的,像数码相机领域就存在着日本厂商的集体性支配市场,滥用知识产权也是一种垄断的形势”。

“我希望自己的研究报告能如同方兴东1998年挑战微软时所产生影响一样”,盛杰民在与记者的交谈中无意中说出来他的希望。作为北大教授的盛杰民眼中,对于反垄断更认为是一种经济民主的要求,他说道:“反垄断就是反对经济权利,就如同几年我们前对于电信、能源等垄断性行业的调整一样,跨国公司取得了市场支配地位也给我们的经济生活带来了民主化的需求。”

反垄断前的并购阴影

欧莱雅并购小护士、东芝开利合资美的、安海斯收购哈啤,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利用收购与合资公司的形势挤进中国市场,这无疑更令人绷紧了本就紧张的反垄断神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直接投资研究中心的卢进勇告诉记者:“在美国公司进行大笔的并购,并不是简单的一拍即合的事情,相关商业反垄断组织会考核一系列的数据和状况,一旦他们认为合并或者并购后会出现垄断,即便再两厢情愿也不能准许。”

而之所以令英国《金融时报》在文章中判断反垄断立法会限制外资任意涌入,引发中国国内资本的并购风潮,实际上是4月12日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与国家工商局、税务总局、外汇管理局联合下发的《外商投资企业并购境内企业暂行规定》起了牵制作用。这则暂行规定也同时被经济界视作中国反垄断法的预备法案。而在采访中从了解到,国家工商总局认为,尽管企业并购并不完全削弱市场上的竞争,但在很多情况下企业并购给市场竞争带来负面影响,特别是同行业企业并购会导致特定市场上竞争企业数量减少,市场集中在几家公司手中,甚至出现少数跨国公司垄断市场的局面。1998年柯达并购除乐凯以外的国内感光材料企业成为了最广为人知的案例,这也是为什么柯达首当其冲的出现在那份《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的报告之中。

这不由得令人想到年初两会上,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牵头,与50多位政协委员提出的管制中国零售行业议案。在他看来零售业正在遭受外资企业的蚕食与控制,为此他还发出了“中国的经济命脉由谁来控制”的质疑。目前国内企业应对外资的策略更为简单,将众多小企业人为的组合到一起的航母策略成为了普遍的选择。“这种应对方法是本土企业面对2005年WTO第二次挑战的不得已而为之”,反垄断立法支持者李群说道:“但是如果涉及到未来出台的《反垄断法》,这类国内组合并购也很容易被外商冠以不平等与反垄断的帽子。我们呼吁反垄断立法并不仅仅是针对跨国公司,建设一个公平市场才是关键。”


资讯:
20世纪反垄断史

1、标准石油公司垄断案被称为20世纪反垄断第一案,当时标准石油公司控制了美国90%的石油开采和销售,在1911年被裁定违反了《反托拉斯法》,此后公司被肢解,今日美孚、美国石油公司、艾克森就是当年反垄断拆分的结果。

2、美国烟草公司在1911年被裁定反托拉斯之前,在美国市场每盒烟中仅2/3根烟不是美国烟草公司生产的,在毫无争辩的情况下被拆分成16家公司。

3、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在20世纪60年代曾经等同于通信的代名词,为此在1972年被控垄断,此后经过数次听外和解,AT&T将电报部分分离出来,同时将美国国内电话业务拆分为8个小公司经营。

4、IBM在1969年被美国政府视作垄断典型,双方进行了长达13年之久的控辩诉讼,直到1982年IBM公开个人电脑生产许可,司法部作为交换才放弃了起诉。

5、从1993年开始微软就不断接到美国司法部的调查,1998年10月19日跨世界的微软垄断案被立案,此后旷日持久的辩论举证最终在2002年偃旗息鼓,但是欧盟在2004年3月24日又冒出来判定微软在欧洲市场垄断。

导语:欧莱雅并购小护士、东芝开利合资美的、安海斯收购哈啤,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利用收购与合资公司的形势挤进中国市场,这无疑更令人绷紧了本就紧张的反垄断神经。

一份报告的引信

当5月中,国家工商总局那份《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的报告刚刚公开,所有人就都注意到其中柯达和微软的名字,一时间众多讨论声中,似乎这两家成为了酝酿已久的《反垄断法》的“试点对象”。

国家工商总局的这份报告被反垄断法的呼吁者们看作引信,伟创嘉律师行的黄达富就认为这份报告必将推动2005年反垄断立法,他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遭到了占有市场主导地位的企业,非公平商业竞争的威胁,但是却没有任何法规应对,《反不正当竞争法》面对WTO后的市场,已经无法保证市场的公平竞争状态了。”而民间对于反垄断立法的呼声由来已久,本届人大也已经许诺将在届内完成立法程序,但是面对市场竞争的现实情况,越来越多的人早已经按捺不住了。

实际上国家工商总局的这份报告蓄谋已久,国家工商总局一人士说:“之所以会对跨国公司的限制竞争行为进行调查,实在是因为这个问题越发突出,而在法律监管上又有很多空白点。”记者了解到,2003年初开始启动的这份报道以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处牵头,撰写的过程中邀请了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中国电子企业协会、中国通信工业协会、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等机构,并与联想、乐凯、微软等公司召开座谈会。当英国《金融时报》拿到这份报告时评论道:“这份报告预示外国投资者在购并时不得不考虑反垄断问题了,而报告的作用很有可能限制外资任意涌入,甚至将促成中国国内资本的并购风潮。”

另一条线上的盛杰民

正当媒体聚光在国家工商总局那份报告上的时候,北大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盛杰民的一份内部分析研究成为了反垄断热潮中另一条线上的热点。在2003年9月,盛杰民接受了一家国内软饮料包装企业的委托,对占有国内无菌软包装95%份额的瑞典利乐公司进行案例分析,直至今年5月,与国家工商总局那份《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前后脚,盛杰民拿出了他那份引起巨大争议的《警惕跨国公司在华限制性竞争行为》。

“这份研究报告的起因是国内商家提出的指控,瑞典利乐公司在中国无菌软包装市场上处于绝对市场地位,并且而这类软饮料40%的成本都来自包装上”,盛杰民向记者解释这对利乐进行调查研究的原因,“在研究分析中我们发现利乐公司在经营中存在不正当竞争以及不符合《价格法》的行为,例如捆绑销售自己的机器和制作材料,设置行业壁垒等。确实存在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而早在盛杰民之前的1997年,利乐就遭到了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的反垄断调查,尽管利乐两次上诉,但欧洲初审法院和欧洲法院仍然支持欧共体委员对其的反垄断制裁。拥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并不等同于垄断,而利用自己拥有市场支配地位进行限制竞争行为,被反垄断研究界视为垄断的直接证据。反垄断立法的鼓吹者之一李群说道:“在我们的《反垄断法》还没有出台之前,我们仅仅能将利乐视作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但是像利乐这样的涉嫌垄断的跨国公司并不在少数。”

正因为盛杰民的研究报告与国家工商总局的报告推出时间的遥相呼应,一下子令众多在华跨国公司紧张了起来。利乐多次派人与盛杰民沟通,而柯达不久前对国内最后的感光材料企业乐凯的合并,仍被为数不少的人视作跨国进一步蚕食本土企业的征兆,而微软在美国本土马拉松的反垄断诉讼,以及不久前其在欧洲的反垄断遭遇,令其更容易成为大众性的反垄断标靶。李群介绍说“目前国内市场众多领域存在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并不仅仅是国家工商总局报告中所提到的,像数码相机领域就存在着日本厂商的集体性支配市场,滥用知识产权也是一种垄断的形势”。

“我希望自己的研究报告能如同方兴东1998年挑战微软时所产生影响一样”,盛杰民在与记者的交谈中无意中说出来他的希望。作为北大教授的盛杰民眼中,对于反垄断更认为是一种经济民主的要求,他说道:“反垄断就是反对经济权利,就如同几年我们前对于电信、能源等垄断性行业的调整一样,跨国公司取得了市场支配地位也给我们的经济生活带来了民主化的需求。”

反垄断前的并购阴影

欧莱雅并购小护士、东芝开利合资美的、安海斯收购哈啤,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利用收购与合资公司的形势挤进中国市场,这无疑更令人绷紧了本就紧张的反垄断神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直接投资研究中心的卢进勇告诉记者:“在美国公司进行大笔的并购,并不是简单的一拍即合的事情,相关商业反垄断组织会考核一系列的数据和状况,一旦他们认为合并或者并购后会出现垄断,即便再两厢情愿也不能准许。”

而之所以令英国《金融时报》在文章中判断反垄断立法会限制外资任意涌入,引发中国国内资本的并购风潮,实际上是4月12日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与国家工商局、税务总局、外汇管理局联合下发的《外商投资企业并购境内企业暂行规定》起了牵制作用。这则暂行规定也同时被经济界视作中国反垄断法的预备法案。而在采访中从了解到,国家工商总局认为,尽管企业并购并不完全削弱市场上的竞争,但在很多情况下企业并购给市场竞争带来负面影响,特别是同行业企业并购会导致特定市场上竞争企业数量减少,市场集中在几家公司手中,甚至出现少数跨国公司垄断市场的局面。1998年柯达并购除乐凯以外的国内感光材料企业成为了最广为人知的案例,这也是为什么柯达首当其冲的出现在那份《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的报告之中。

这不由得令人想到年初两会上,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牵头,与50多位政协委员提出的管制中国零售行业议案。在他看来零售业正在遭受外资企业的蚕食与控制,为此他还发出了“中国的经济命脉由谁来控制”的质疑。目前国内企业应对外资的策略更为简单,将众多小企业人为的组合到一起的航母策略成为了普遍的选择。“这种应对方法是本土企业面对2005年WTO第二次挑战的不得已而为之”,反垄断立法支持者李群说道:“但是如果涉及到未来出台的《反垄断法》,这类国内组合并购也很容易被外商冠以不平等与反垄断的帽子。我们呼吁反垄断立法并不仅仅是针对跨国公司,建设一个公平市场才是关键。”


资讯:
20世纪反垄断史

1、标准石油公司垄断案被称为20世纪反垄断第一案,当时标准石油公司控制了美国90%的石油开采和销售,在1911年被裁定违反了《反托拉斯法》,此后公司被肢解,今日美孚、美国石油公司、艾克森就是当年反垄断拆分的结果。

2、美国烟草公司在1911年被裁定反托拉斯之前,在美国市场每盒烟中仅2/3根烟不是美国烟草公司生产的,在毫无争辩的情况下被拆分成16家公司。

3、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在20世纪60年代曾经等同于通信的代名词,为此在1972年被控垄断,此后经过数次听外和解,AT&T将电报部分分离出来,同时将美国国内电话业务拆分为8个小公司经营。

4、IBM在1969年被美国政府视作垄断典型,双方进行了长达13年之久的控辩诉讼,直到1982年IBM公开个人电脑生产许可,司法部作为交换才放弃了起诉。

5、从1993年开始微软就不断接到美国司法部的调查,1998年10月19日跨世界的微软垄断案被立案,此后旷日持久的辩论举证最终在2002年偃旗息鼓,但是欧盟在2004年3月24日又冒出来判定微软在欧洲市场垄断。

2004-06-04

导语:还记得上个世纪末闹得人心惶惶的千年虫吗,这种被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斥之为“一次性的不擦屁股行为”的事情,又来了。

5月末一群抗议者在eBUY上大甩卖,从MP3播放器到数码相机一律赠送。发起人迈罗·维斯写道:“我们卖的所有东西都完好无缺,但是有些开发者的偷懒和不动脑筋,让我们不得不放弃这些还能正常运转消费品。”一时间迈罗·维斯的个人BLOG挤满了身有同感的支持者,自称来自波兰的奥兰西怒气冲冲的写道:“我在1998年用200美元买的扫描仪毫无硬件问题,但是微软操作系统的升级,却令这200美元软性的报废了。”

实际上自从微软在Windows 2000中开始使用驱动程序认证系统以来,似乎大大的方便了使用者简易化的安装驱动程序,用户可以一键操作到底了。但是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老硬件设备从2002年7月2日起无法被微软的WHQL硬件产品认证驱动识别,很多使用非USB的老数码设备一下子被识别为非法驱动程序,于是乎只能拐弯抹角的强制安装,甚至需要修改CONFIG来欺骗操作系统。

而比驱动程序装不上更可怕是根本找不到驱动程序,这也成为从Windows 9X到Windows 2000系过渡的严重顽症。微软从Windows 95到Windows me和最后一版Windows 98se都可以共用一套体系的驱动程序,而一旦升级到Windows 2000和Windows XP就需要另一套驱动程序。这是因为之前的Windows 9X与使用Windows 2000内核的后续系统在架构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自然驱动程序也需要“改朝换代”。要是硬件厂商负责任,用户还可能在厂商网站上找到对应的升级驱动,要是没有就只能认倒霉老老实实的用Windows 98了。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经过两年的时间而淡化,对应Windows XP的很多驱动程序却因为没人重视是凸现了出来。很多数码消费品制造商则干脆装傻冲愣,对自己出品的老硬件不闻不问。而更大多数的受害者则早已经找不到硬件制造商的影子了,像S3、Atek等厂商已经彻底作古了。《PC Magazine》的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曾经将此斥之为:“一次性的不擦屁股行为”,而id soft的掌柜卡马克也视此为商业人员操纵开发工程师的屁股指挥大脑的后果。这种软性的损坏可怕至极,消费者根本无法控制,你要想跟上技术的发展,就得放弃这些技术并不过时的设备。

《连线》和《商业2.0》两本杂志曾经不止一次的谈论这个问题,伊文思·唐在文章中写道:“还记得千年虫时人们过分的恐慌,以及众多千年虫解决公司伪善的夸大吗,微软和众多消费电子的设计师们,在共同扮演第二个千年虫解决公司的角色。”抗议者发起人迈罗·维斯在接受《今日美国》的采访时说:“我之所以发起这次抗议,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买的众多电子消费品不得不闲置这么简单,我是希望让那些消费电子时代的主导者们注意一下,我们不仅仅是进行一次性消费。”

而在slash对于这类“不擦屁股行为”的研究报告中,专门的管理软件界面的无法升级比驱动程序找不到更让人难受,1997年第一款商业化推广的MP3随身听Rio 300总是被拿来当这类问题的例证,因为全球300万部的销量令其用户群庞大,而其开发者DIMAND的不断变换东家,令Rio 300的管理界面成为了一次性一成不变的典型。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形容说:“全球有300万人牙齿咬得嘎嘎想,恨不得将全部300万部Rio一起砸向其管理界面的开发者”。这令人又是一阵哆嗦,因为即将到来的64位计算时代,会不会再次将目前还能凑合使用的电子产品一网打尽的推入“不擦屁股行为”的行列。

实际上这种遗害随处可见,洛杉矶大学的一群人就成立了一个挑刺组织,他们在组织宣言中自我评价道:“有专门的发烧友为好莱坞电影挑错找茬,而我们就是电子设备制造业的守望者”。在这类挑刺组织眼中,软件系统前后版本不一致,标准接口不统一,数据信息不能共享都是明显的眼中钉缺陷。伊文思·唐的观点更说明的现实的真相,在他看来不要期望这种类似千年虫的问题消失,因为在商业领导的开发者眼中,瞻前顾后是影响开发速度的,况且所有的商人都希望再出现一个千年虫这样大捞一笔的商业机会。《连线》曾经如此写道:“用绚丽的广告淘空我们的钱包,然后把我们踢到街上再正常不过了,那些企业知道,消费者早晚还会自觉自愿从街上爬回来再掏钱包,因为我们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消费电子时代。”

导语:还记得上个世纪末闹得人心惶惶的千年虫吗,这种被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斥之为“一次性的不擦屁股行为”的事情,又来了。

5月末一群抗议者在eBUY上大甩卖,从MP3播放器到数码相机一律赠送。发起人迈罗·维斯写道:“我们卖的所有东西都完好无缺,但是有些开发者的偷懒和不动脑筋,让我们不得不放弃这些还能正常运转消费品。”一时间迈罗·维斯的个人BLOG挤满了身有同感的支持者,自称来自波兰的奥兰西怒气冲冲的写道:“我在1998年用200美元买的扫描仪毫无硬件问题,但是微软操作系统的升级,却令这200美元软性的报废了。”

实际上自从微软在Windows 2000中开始使用驱动程序认证系统以来,似乎大大的方便了使用者简易化的安装驱动程序,用户可以一键操作到底了。但是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老硬件设备从2002年7月2日起无法被微软的WHQL硬件产品认证驱动识别,很多使用非USB的老数码设备一下子被识别为非法驱动程序,于是乎只能拐弯抹角的强制安装,甚至需要修改CONFIG来欺骗操作系统。

而比驱动程序装不上更可怕是根本找不到驱动程序,这也成为从Windows 9X到Windows 2000系过渡的严重顽症。微软从Windows 95到Windows me和最后一版Windows 98se都可以共用一套体系的驱动程序,而一旦升级到Windows 2000和Windows XP就需要另一套驱动程序。这是因为之前的Windows 9X与使用Windows 2000内核的后续系统在架构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自然驱动程序也需要“改朝换代”。要是硬件厂商负责任,用户还可能在厂商网站上找到对应的升级驱动,要是没有就只能认倒霉老老实实的用Windows 98了。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经过两年的时间而淡化,对应Windows XP的很多驱动程序却因为没人重视是凸现了出来。很多数码消费品制造商则干脆装傻冲愣,对自己出品的老硬件不闻不问。而更大多数的受害者则早已经找不到硬件制造商的影子了,像S3、Atek等厂商已经彻底作古了。《PC Magazine》的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曾经将此斥之为:“一次性的不擦屁股行为”,而id soft的掌柜卡马克也视此为商业人员操纵开发工程师的屁股指挥大脑的后果。这种软性的损坏可怕至极,消费者根本无法控制,你要想跟上技术的发展,就得放弃这些技术并不过时的设备。

《连线》和《商业2.0》两本杂志曾经不止一次的谈论这个问题,伊文思·唐在文章中写道:“还记得千年虫时人们过分的恐慌,以及众多千年虫解决公司伪善的夸大吗,微软和众多消费电子的设计师们,在共同扮演第二个千年虫解决公司的角色。”抗议者发起人迈罗·维斯在接受《今日美国》的采访时说:“我之所以发起这次抗议,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买的众多电子消费品不得不闲置这么简单,我是希望让那些消费电子时代的主导者们注意一下,我们不仅仅是进行一次性消费。”

而在slash对于这类“不擦屁股行为”的研究报告中,专门的管理软件界面的无法升级比驱动程序找不到更让人难受,1997年第一款商业化推广的MP3随身听Rio 300总是被拿来当这类问题的例证,因为全球300万部的销量令其用户群庞大,而其开发者DIMAND的不断变换东家,令Rio 300的管理界面成为了一次性一成不变的典型。专栏作家约翰·德沃夏克形容说:“全球有300万人牙齿咬得嘎嘎想,恨不得将全部300万部Rio一起砸向其管理界面的开发者”。这令人又是一阵哆嗦,因为即将到来的64位计算时代,会不会再次将目前还能凑合使用的电子产品一网打尽的推入“不擦屁股行为”的行列。

实际上这种遗害随处可见,洛杉矶大学的一群人就成立了一个挑刺组织,他们在组织宣言中自我评价道:“有专门的发烧友为好莱坞电影挑错找茬,而我们就是电子设备制造业的守望者”。在这类挑刺组织眼中,软件系统前后版本不一致,标准接口不统一,数据信息不能共享都是明显的眼中钉缺陷。伊文思·唐的观点更说明的现实的真相,在他看来不要期望这种类似千年虫的问题消失,因为在商业领导的开发者眼中,瞻前顾后是影响开发速度的,况且所有的商人都希望再出现一个千年虫这样大捞一笔的商业机会。《连线》曾经如此写道:“用绚丽的广告淘空我们的钱包,然后把我们踢到街上再正常不过了,那些企业知道,消费者早晚还会自觉自愿从街上爬回来再掏钱包,因为我们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消费电子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