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3米法则、240双巧手和混血思维
专访摩托罗拉总设计师吉姆·维克斯

记者:尚进

“在设计界,谁能把手机这种大众产品设计成艺术品,那他绝对是大师级别了”,这是摩托罗拉的总设计师吉姆·维克斯一贯的看法,当吉姆·维克多旗下的设计师保罗·皮尔斯,他所设计的V3手机被提名《连线》杂志Rave大奖的时候,手机设计再一次成为设计领域挑战性的检验。而作为大众消费品手机,如何被赋予更多的附加价值,始终是通讯商业时代长久的难题。镶嵌上钻石、喷绘上时尚服装化的外皮,甚至被做成透明式样,都曾经是手机设计领域的极端表现。而当手机的全球普及率超过25%,成为每个人手表和钱包,以外第三个随身必备品的时候,如何让手机变得更艺术,如何让一个通讯工具变为酷生活的一部分,早已经是各个手机终端公司苦心积虑多时的问题。为此三联生活周刊专访了摩托罗拉公司总设计师吉姆·维克斯(Jim Wicks)。

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底摩托罗拉推出的V3被定义为不计成本的疯狂设计,这种极致主义在2005年会不会重演。

吉姆·维克斯:Razr V3给手机带来了13.9毫米的最薄纪录,也带来了镁铝合金的外壳和淬化玻璃的屏幕,这不仅仅是质量上的高峰,也是成本上的极致。我们试图在2005年用V6和V8来继续V3的极致主义。譬如PEBL V6的设计灵感就来自于溪水经年累月打磨成的光滑鹅卵石,以至于我们在真空环境中给V6喷上一层金属,令V6看上去像液态金属,就像《终结者2》中的机器人那样。而V8的设计追求,则试图比V3再薄一点,哪怕仅仅是再薄了2.5毫米,也让我们能凭借11.5毫米的厚度保持手机最薄纪录。

三联生活周刊:不仅仅手机在对薄保持极度追求,2004年数码相机派生出的卡片机也是这种薄倾向的产物,你认为这其中有什么内涵吗?

吉姆·维克斯:这是本能审美态度的一部分吧,毕竟纤细和轻薄,始终与性感和灵巧,有着本能的关系。

三联生活周刊:你所领导的设计团队,在研发设计手机的时候,有什么诀窍。

吉姆·维克斯:3米法则,这是负责消费者体验设计的摩托罗拉CXD部门自创的规则。所谓3米法则简单的说,就是当你距离手机保持3米距离的时候,就能够一眼辨认出来这个手机是摩托罗拉的产品,如果你知道是什么型号,完全能马上脱口而出。这条诀窍让我们设计出了很多经典作品,从全球第一款折叠手机MicroTAC,到第一款翻盖手机掌中宝StarTAC,第一款360度旋转手机V70,还有2004年底囊括包括《时代》、《连线》等杂志多项评奖的V3。

三联生活周刊:你来摩托罗拉当总设计师以前,在索尼管理创新和设计中心,从日本公司到美国公司有什么不同。

吉姆·维克斯:索尼是一个典型的设计为王的公司,而摩托罗拉似乎更美国化,更讲求实际与极致。我的设计学硕士学位是在日本拿的,毕业后在一名佛教徒所管理的GK设计事务所工作,后来加入索尼,成为其计算和电信部门仅有的两名非日籍设计师之一。当我在学校学习插花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对确实存在的事物和并不存在的事物给予同等关注。实际上索尼当年的第一款手机是我设计的,这种日本痕迹似乎是难以摆脱的,很多人认为最新的V6就被融入了禅学风韵。其实东方主义的美学与传统设计的实用主义有着非常强烈的共鸣性不论索尼还是摩托罗拉,其实都在遵循一条全球通用的审美曲线。

三联生活周刊:三星所代表的韩国手机在美国和欧洲市场掀起了很大的波澜,尤其是最近新推出的500万像素手机。以至于有人形容如今的三星,就如同日本汽车,将通用和福特挤兑的很难受,而作为美国手机的代表,摩托罗拉是不是也在遇到类似的环境改变。

吉姆·维克斯:我不太善于联想,不过可以告诉你,我开奥迪A6。我所掌管的摩托罗拉设计团队,全球有240双巧手在研磨新手机,其中包括中国和韩国的设计团队。在我看来生活是变化无穷的,电话就是电话,过多的功能和炫耀性的配置,只能是短暂的瞬间行为。所以我在摩托罗拉从来不过分追求时尚,外表都是虚幻的皮囊,时尚是会退潮的,能够被时代所保留的,只有经典的手机作品。

三联生活周刊:苹果的iPod已经让所有人惊奇了3年了,有观点认为音乐手机的大量出现,会颠覆苹果的iPod,你认为呢?

吉姆·维克斯:个人风格将印证每个人选择手机的趋势。iPod就是iPod,也许无人能够设计出iPod精神的替代品。而且摩托罗拉与苹果又有iTunes的软件授权,专门的音乐播放工具不会因为音乐手机的泛滥,而受到任何冲击,我倒是觉得大家对于耳朵和音乐,能不能放松一点,要知道我们的耳朵只能塞进一对耳机。不过iPod确实颠覆了原本平静的手机设计规则,音乐确实对每个人都太大的感染力了,所以在设计未来的手机时,我们不得不充满混血思维,一种手机情绪的混血态度吧。

3米法则、240双巧手和混血思维
专访摩托罗拉总设计师吉姆·维克斯

记者:尚进

“在设计界,谁能把手机这种大众产品设计成艺术品,那他绝对是大师级别了”,这是摩托罗拉的总设计师吉姆·维克斯一贯的看法,当吉姆·维克多旗下的设计师保罗·皮尔斯,他所设计的V3手机被提名《连线》杂志Rave大奖的时候,手机设计再一次成为设计领域挑战性的检验。而作为大众消费品手机,如何被赋予更多的附加价值,始终是通讯商业时代长久的难题。镶嵌上钻石、喷绘上时尚服装化的外皮,甚至被做成透明式样,都曾经是手机设计领域的极端表现。而当手机的全球普及率超过25%,成为每个人手表和钱包,以外第三个随身必备品的时候,如何让手机变得更艺术,如何让一个通讯工具变为酷生活的一部分,早已经是各个手机终端公司苦心积虑多时的问题。为此三联生活周刊专访了摩托罗拉公司总设计师吉姆·维克斯(Jim Wicks)。

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底摩托罗拉推出的V3被定义为不计成本的疯狂设计,这种极致主义在2005年会不会重演。

吉姆·维克斯:Razr V3给手机带来了13.9毫米的最薄纪录,也带来了镁铝合金的外壳和淬化玻璃的屏幕,这不仅仅是质量上的高峰,也是成本上的极致。我们试图在2005年用V6和V8来继续V3的极致主义。譬如PEBL V6的设计灵感就来自于溪水经年累月打磨成的光滑鹅卵石,以至于我们在真空环境中给V6喷上一层金属,令V6看上去像液态金属,就像《终结者2》中的机器人那样。而V8的设计追求,则试图比V3再薄一点,哪怕仅仅是再薄了2.5毫米,也让我们能凭借11.5毫米的厚度保持手机最薄纪录。

三联生活周刊:不仅仅手机在对薄保持极度追求,2004年数码相机派生出的卡片机也是这种薄倾向的产物,你认为这其中有什么内涵吗?

吉姆·维克斯:这是本能审美态度的一部分吧,毕竟纤细和轻薄,始终与性感和灵巧,有着本能的关系。

三联生活周刊:你所领导的设计团队,在研发设计手机的时候,有什么诀窍。

吉姆·维克斯:3米法则,这是负责消费者体验设计的摩托罗拉CXD部门自创的规则。所谓3米法则简单的说,就是当你距离手机保持3米距离的时候,就能够一眼辨认出来这个手机是摩托罗拉的产品,如果你知道是什么型号,完全能马上脱口而出。这条诀窍让我们设计出了很多经典作品,从全球第一款折叠手机MicroTAC,到第一款翻盖手机掌中宝StarTAC,第一款360度旋转手机V70,还有2004年底囊括包括《时代》、《连线》等杂志多项评奖的V3。

三联生活周刊:你来摩托罗拉当总设计师以前,在索尼管理创新和设计中心,从日本公司到美国公司有什么不同。

吉姆·维克斯:索尼是一个典型的设计为王的公司,而摩托罗拉似乎更美国化,更讲求实际与极致。我的设计学硕士学位是在日本拿的,毕业后在一名佛教徒所管理的GK设计事务所工作,后来加入索尼,成为其计算和电信部门仅有的两名非日籍设计师之一。当我在学校学习插花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对确实存在的事物和并不存在的事物给予同等关注。实际上索尼当年的第一款手机是我设计的,这种日本痕迹似乎是难以摆脱的,很多人认为最新的V6就被融入了禅学风韵。其实东方主义的美学与传统设计的实用主义有着非常强烈的共鸣性不论索尼还是摩托罗拉,其实都在遵循一条全球通用的审美曲线。

三联生活周刊:三星所代表的韩国手机在美国和欧洲市场掀起了很大的波澜,尤其是最近新推出的500万像素手机。以至于有人形容如今的三星,就如同日本汽车,将通用和福特挤兑的很难受,而作为美国手机的代表,摩托罗拉是不是也在遇到类似的环境改变。

吉姆·维克斯:我不太善于联想,不过可以告诉你,我开奥迪A6。我所掌管的摩托罗拉设计团队,全球有240双巧手在研磨新手机,其中包括中国和韩国的设计团队。在我看来生活是变化无穷的,电话就是电话,过多的功能和炫耀性的配置,只能是短暂的瞬间行为。所以我在摩托罗拉从来不过分追求时尚,外表都是虚幻的皮囊,时尚是会退潮的,能够被时代所保留的,只有经典的手机作品。

三联生活周刊:苹果的iPod已经让所有人惊奇了3年了,有观点认为音乐手机的大量出现,会颠覆苹果的iPod,你认为呢?

吉姆·维克斯:个人风格将印证每个人选择手机的趋势。iPod就是iPod,也许无人能够设计出iPod精神的替代品。而且摩托罗拉与苹果又有iTunes的软件授权,专门的音乐播放工具不会因为音乐手机的泛滥,而受到任何冲击,我倒是觉得大家对于耳朵和音乐,能不能放松一点,要知道我们的耳朵只能塞进一对耳机。不过iPod确实颠覆了原本平静的手机设计规则,音乐确实对每个人都太大的感染力了,所以在设计未来的手机时,我们不得不充满混血思维,一种手机情绪的混血态度吧。


上一篇: WEB2.0赐予中国互联网什么力量
下一篇:百度上市:又一场让人嫉妒的互联网奇迹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